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1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合作關系被潛一夜情竟懷孕瞭

男人視婚姻為接受義務、女人視婚姻為讓予權利想了解酒店消費嗎?
《合作關系被潛一夜情竟懷孕瞭》我本來想喊阿姐,可當時突然閃過一個疑問:阿姐和歐哥睡在一起,歐哥咋會這麼大膽?莫非是他們商量好瞭?我最終沒敢喊出聲,隻是不停地反抗。可他人高馬大,我的掙紮根本無濟於事……事後,阿姐在隔壁喊歐哥,我的疑心就更重瞭。
我是資中人,初中畢業。2001年到一傢保險公司工作,認識瞭同事阿姐,她非常照顧我。阿姐30歲出頭,精明能幹,有一個幸福的傢庭。丈夫歐哥是個研究生,現為一傢制藥公司華東片區的負責人,兩人有一個10歲的兒子。
阿姐常帶我到她傢去玩。歐哥看上去文質彬彬,待人熱情。我租不到房子,他就介紹一位男同事和我合租瞭套二居室。時間一長,我和阿姐他們就像一傢人瞭,每次去她傢,阿姐做飯我就洗碗。
2004年,他們買瞭套160多平方米的大房子,四室兩廳。歐哥幾次當著阿姐的面邀請我去他傢住,我覺得太麻煩他們瞭,沒有答應。
去年10月的一天,我要寫一份簡歷,就去找阿姐幫忙。阿姐讓歐哥教我寫,自己出門打麻將去瞭。歐哥教瞭一會兒,就讓我陪他去看正在裝修的新房,不想一進門他就突然抱住我,對我動手動腳,我驚呆瞭。我拼命推開他,說:“歐哥,我是你老婆的朋友,兔子還不吃窩邊草,你怎麼能這樣?”他沒有再勉強。回傢後,我猶豫著該不該把這事告訴阿姐,她看上去那麼幸福,我實��不忍心。我向一起租房的小夥子講瞭此事,他這才告訴我,其實歐哥“那方面”一直都不正經,平時就喜歡進夜總會看艷舞。
借宿--歐哥晚上“破”門而入
阿姐一點兒也不知道歐哥對我起瞭“打貓心腸”,還是經常邀請我到她傢去。我不想去,又怕她起疑心。而且幾年的交往,對她傢我也有瞭一種依戀。所以我還是經常去,隻是不在她傢過夜瞭。歐哥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,一如既往地對待阿姐和我。2005年1月的一天,阿姐又邀請我到她傢去玩。下午,趁歐哥不在,阿姐和我拉起瞭傢常。這時她才隱晦地提到她和歐哥的關系“不太好”。阿姐身體差,而歐哥是個欲望很強的男人,她無法滿足他,兩人的恩愛是裝出來的。那天聊得太晚,錯過瞭公交車,阿姐便留我住。我想有阿姐在傢,就答應瞭。我睡在主臥室隔壁的客房裡,小心地將房門反鎖瞭。
不料半夜,房門不知怎麼被打開瞭,歐哥鉆瞭進來。我本來想喊阿姐,可當時突然閃過一個疑問:阿姐和歐哥睡在一起,歐哥咋會這麼大膽?莫非是他們商量好瞭?我最終沒敢喊出聲,隻是不停地反抗。可他人高馬大,我的掙紮根本無濟於事……
事後,阿姐在隔壁喊歐哥,我的疑心就更重瞭。此後,我再也不敢去阿姐傢瞭。當時我正和阿姐合資做生意,不想鬧翻瞭。心想,就當作一次教訓吧!
懷孕--屈辱打工妹忍無可忍
沒想到過年後,我的例假一直沒來。2月22日到醫院一檢查,果然是懷孕瞭。我馬上給歐哥打電話,問他怎麼辦。他很冷漠地說,他在北京出差,叫我去找阿姐借點錢把孩子做掉,等他回來再給我錢。我感覺很受傷。一個研究生,一個大公司的負責人,竟是這樣一個混蛋!左思右想後我撥通瞭商報的情感熱線,隻想讓他明白,我並不是一個可任由人欺辱的打工妹。
第二天下午1時,我給阿姐打去電話,把這件事原原本本地講瞭。阿姐馬上趕瞭過來,她氣得渾身都在發抖,哭著說那晚她確實並不知情。她哭得很傷心,說歐哥太不像話瞭,居然會做出這種見不得人的事來。接下來她才對我說,歐哥出身農村傢庭,而她的傢境非常好,傢人當初不同意他們的婚事,是她固執地嫁給瞭他。結婚的錢都是她出的,歐哥傢裡隻送瞭6床棉絮。新婚第二天,歐哥的父親出於羞愧,一大早就不辭而別瞭。她一直拼命掙錢養傢,也盡一切努力支持歐哥的事業。歐哥終於出人頭地瞭,不想人也變瞭,不僅長期不回傢,甚至還公然帶女人回傢。有一次她腳痛,叫歐哥幫她買點藥,歐哥竟說你去死吧!她早就想過離婚,可又舍不得讓孩子痛苦。
看阿姐這麼痛苦,我非常難過。我不想傷害她,也知道鬥不過歐哥,隻希望他能痛改前非,好好善待阿姐。記者調查
陳夢:元宵節做人流
第一次接到陳夢的電話是2月22日夜。她在電話裡一邊傾訴一邊流淚,很無助。第二天下午4時,當記者撥通她的手機時,傳來她虛弱的聲音:“我剛剛做完手術。我實在沒有辦法,隻有給阿姐打瞭電話,她下午1時過來把我帶到醫院做瞭人流……”
元宵節的晚上,記者來到瞭陳夢在白果林小區的暫住房。室友出去瞭,她一個人抱著枕頭躺在床上,臉色非常蒼白。她長著一張娃娃臉,顯得非常單純。餐桌上隻有一碗咸菜和幾片臘肉。我提出下樓去給她買點牛奶,她堅決不同意,但眼裡卻泛起瞭淚光。她一再聲明,她不想傷害阿姐,隻是想給歐哥一點教訓。現在,陳夢身體已逐漸恢復,開始工作瞭。
阿姐:他是一個禽獸
三天後,記者以陳夢朋友的身份撥通瞭阿姐的電話。她聲音裡透著深深的無奈和悲哀:“我知道這事很對不起陳夢,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,我早就對他徹底絕望瞭。平時他出差幾個月,我們都不會通一個電話。出瞭這件事,我也沒給他打電話,打瞭也沒有用。”
阿姐說,那天晚上她確實不知情。她睡覺睡得很死,丈夫知道她這個毛病。“他是一個禽獸,有一次還公然把女人帶回傢,那女人很囂張地對我說他們彼此相愛。我氣得拿刀架在他脖子上,說我要離婚。可他當著那女人的面說,他絕不離婚……我身邊幾個離瞭婚的朋友,孩子都過得很慘,我不能讓兒子也成那個樣子。”阿姐說,現在她患瞭嚴重的神經衰弱,精神恍惚,有一次過馬路險些被汽車撞瞭,“要不是為瞭兒子,我簡直都不想活瞭。”歐哥:隨便你,我不怕!
隨即,記者又以陳夢朋友的身份撥通瞭歐哥的電話。
記者:我是陳夢的朋友。她懷孕瞭,你準備怎麼辦?
歐哥:已經解決瞭呀。你想做什麼?
記者:她現在情況很不好,難道這樣就算瞭?你老婆就睡在隔壁,你還那樣?!你至少應該回來看看她。
歐哥:關你屁事!你再打來,對你不客氣。
他掛斷電話後,記者再次撥打。他接瞭電話,二話沒說,就用最粗俗最下流的語言開始辱罵。
過瞭一會兒,記者再次撥通電話,表明瞭身份。他不再亂罵瞭,隻冷冷地說:“等我過些天再找你談。隨便你怎麼報,我不怕!”
禮服13.錢很重要,但不能依靠男人或父母,自己一定要保持一定賺錢的能力……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